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司辰新闻博客资讯网

该地区的犬只就会形成免疫屏障

发布:admin05-07分类: 国内

  “爱狗的人将狗视为家人,讨厌狗的人则恨得牙痒痒。”近期不断被曝光的狂犬病事件,“让一只狗咬了一个人,发展到一群人咬所有狗。”但是狗的吠声扰民、随地大小便、不拴狗链、狗伤人等等狗患成为新的“城市病”。

  “爱狗的人将狗视为家人,讨厌狗的人则恨得牙痒痒。”近期不断被曝光的狂犬病事件,“让一只狗咬了一个人,发展到一群人咬所有狗。”但是狗的吠声扰民、随地大小便、不拴狗链、狗伤人等等狗患成为新的“城市病”。

  “限狗令”在包括我省的多地虽取得显著成果,但公众对其“雷声大雨点小”还是提出质疑,养犬管理在都市任重道远。专家认为那种在狂犬病爆发后临时采取的犬只清理做法是典型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人能管住狗和保证犬只的健康,人类的生命和安全才有保障。

  送走32岁的妻子之后,马先生在7月22日22时10分开通了自己的新浪微博:@龙女士之夫马先生有话说。在个人简介里他注明:我是被狗咬伤后离世的龙女士之夫马先生。爱妻的后事刚刚处理完。爱妻走的太突然,留下很多疑点,希望能还原真相,叫逝者瞑目,他人走在街头,悲剧不再重演。

  这场令人唏嘘的悲剧始发于6月20日,下午5时许,龙女士去西安市西稍门十字附近的一家饭店看货,穿越十字过马路走到一半时,她和一只在马路中间溜达的狗相安无事擦肩而过,不料狗突然转身,在她左脚咬了一口。

  在大街上遭受到突然袭击,龙女士把这个突然的小意外电话告诉给自己的闺蜜:那是一只身长60厘米大小的狗,类似于哈巴狗,没人牵。闺蜜在电话里开玩笑试图舒缓龙女士的紧张情绪:一定是你有什么味道吸引了狗,或者是狗突发神经病。闺蜜还是催龙女士赶紧去医院注射预防狂犬病的疫苗。

  此后20多天,龙女士按照医嘱在6月23日、6月27日、7月4日准时前往医院又注射了3针狂犬疫苗。到了7月13日,她感觉左腿发麻,后脊椎有点酸,同时出现尿频尿急症状。当时夫妻两人没有把新出现的症状和狗咬伤联系在一起。龙女士在自家附近的诊所打了吊瓶,又去医院看了泌尿外科和骨科,服药后依然没有效果,病情恶化时呕吐症状很明显。17日,她去了另一家医院,神经内科和感染科医生追问病史后一起进行会诊,初步诊断龙女士感染上了狂犬病。

  当晚她被转往西安市第八医院抢救,到了18日凌晨4时许,昏迷加重。凌晨6时50分许,因抢救无效死亡。院方给出的最终诊断为:狂犬病,呼吸衰竭。这一天是龙女士被狗咬伤及时注射狂犬疫苗的28天后,临终前她失去了最后一次免疫的机会。

  龙女士被狗咬伤后因狂犬病离世,显然很无辜。最近关于狂犬病的新闻像约好的一样出现在了我们的朋友圈,无论是上海男子、还是淮安男子,他们的逝世无疑都在大家心中激起了巨大的恐慌。相同的悲剧此前在汉中地区已有发生,我省渭南男子同样因狂犬病去世,再次证明狂犬病不可小觑。

  狂犬病是由狂犬病毒引起的一种人兽共患病,是迄今为止唯一发病致死率能达100%的传染病。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我国的狂犬病发病率位居世界前列。在有关部门的积极努力下,近年来我国的狂犬病死亡病例总体呈下降趋势。不过农业部201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上报的狂犬病死亡人数仍高达592例。狂犬病的防控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数据统计显示,狂犬病受害者中40%是15岁以下的儿童,所以家长要教育孩子不可与猫狗过于亲近,不可在它们进食时逗它,尤其是流浪猫狗。对于狂躁的、怀孕的、带崽的猫狗,更要保持距离。除了典型的狗和猫龋齿类动物,此外还有兔子、仓鼠等,被它们咬伤抓伤后都要打狂犬疫苗。

  根据省卫计委公布,我省自2009年汉中报告狂犬病例以来,所有地市均有狂犬病例。针对存在的问题,省政府、省卫计委在2015年出台了犬伤门诊规范化建设标准,在每个县至少设置1家犬伤规范化处置门诊,并将犬伤患者处置费用及疫苗接种费用纳入新农合门诊报销范畴。陕西省卫计委表示,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已对全省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采取了一系列监管和措施保障,确保狂犬疫苗等二类疫苗的渠道通畅。

  普遍养狗给都市人带来了欢乐的同时,也同时滋生一些恼人的社会问题。诸多受访群众向三秦都市报记者抱怨狗患已经影响到他们生活:电梯内被大狗吓得不轻,路上散步走了“狗屎运”,晚上一只狗叫个不停,全小区居民的睡眠都受影响。

  2012年2月1日起施行的《西安市限制养犬条例》中对居民养狗有着明确规定,对于时下出现的自动伸缩狗绳,西安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种超出规定长度的狗绳肯定是禁止使用的,对于这些新出现的事物,将在下次对条例修改时提出修改意见,增加相关内容。

  从今年5月22日起至8月21日,西安市公安局组织开展为期三个月的夏季犬类管理专项整治行动。西安市限养办工作人员提醒,居民如果发现流浪狗、不文明养狗可拨打110,也可拨打各分县局限养办的电话进行举报。然而严格按照《条例》依法行使管理权的公安人员,正常执法的过程经常受到阻挠,还有出现过被打,被狗咬、被人咬的情况。

  一位基层限养办的民警向记者大倒苦水:许多群众遇到流浪狗或者无主狗都采取躲避了事,即使被咬了也是自认倒霉,还没有电话报警这个意识。有的群众被流浪狗咬了,要求警方限期破案,一定把狗主人找出来给自己认医药费。但是我们正常执法却经常会遇到进退两难的尴尬:你说因为狗的体型或品种超标,要把人家的狗抓走甚至杀掉,马上就有狗主人抱着狗又哭又闹,在网上发帖说警察心太硬;你限期让他把狗送走,他却当成耳边风;咱要求他给狗办收养手续,定期防疫,他说狗跟了他多少年了,从没发生过咬人的事情,警察就想着变着名目收钱;正在现场做劝解工作,马上又有群众质问为何不作为。经常一个执法现场会出现养狗和打狗两派对骂的场景,这些情况的存在根源,都是养狗人对限养工作很不理解。“不能因为一条狗给整个居民区造成隐患,所以还请群众支持我们的工作。”

  家住西安市蓝田县某小区的徐师傅最近就遇到一件烦心事,小区内有只泰迪犬十分可爱。他5岁的孙女在遇到那只狗时,禁不住上前逗玩。7月14日傍晚,孩子伸手想去摸小狗,没料到小狗突然张嘴朝她手上咬了一口。徐师傅埋怨狗主人遛狗要注意防护,狗主人则责怪徐师傅没管好孩子。最后在邻居调解下,两家分担了给孩子注射狂犬疫苗的费用。原本和睦相处的邻居不欢而散,孩子受伤让徐师傅感觉都不好给儿子儿媳交待了。最后大家集体把板子打在政府管理不得力的头上。

  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法律系教师李湛强调,各地限狗打狗行动一般都是“运动式”的,或为了城市卫生、市容需要大搞各种专项行动,这实际上是对日常常态化执法、治理狗患的一种底气不足的体现。对犬只的日常监管,主要涉及公安、畜牧、城管、工商、卫生等多个部门,“多龙治水”造成的权力分散,客观上给监管工作拖了后腿。多部门的联合专项行动有一时之效,但无法保证长期持续的监管到位。城市“限狗令”要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在狗主人身上下功夫,要限制狗主人的行为,要让狗主人承担必要的经济甚至治安、刑事责任,让其为自己的任性养狗行为付出代价,杜绝“限狗令”跑偏。

  “看似犯错的是狗,其实问题出在人身上。”陕西泽成律师事务所曹铜华律师认为,城市需要合理的犬类管理条例来保护市民和犬类,地方立法治理狗患需要严谨、慎重的态度,既不能滞后,更不可冒进,否则会产生新的社会矛盾。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高级科学顾问孙全辉博士从专业角度给出建议:那种在狂犬病爆发后临时采取的犬只清理做法是典型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有给犬只免疫,控制犬只的繁育,减少流浪犬只的数量才是从源头上预防和消除狂犬病对人类的威胁。

  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显示,当一个地区70%以上的犬只种群注射了狂犬病疫苗,该地区的犬只就会形成免疫屏障,从而防止狂犬病病毒的传播和扩散。因此,只有犬只的健康得到保证,人类的生命和安全才有保障。2014年至2016年,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与农业部下属的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开展了“红项圈”狂犬病防控项目。项目实施期间,所有试点地区的狂犬病发病率均得到有效控制,保护了社区居民的生命安全,同时有效避免了因对狂犬病的恐惧而导致的大规模犬只扑杀现象。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