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司辰新闻博客资讯网

”这种说法倒未必不属实

发布:admin04-25分类: 科技

  李敖之子李勘,接受《南都周刊》访谈,被爆出声称“韩寒算老几?连大学都考不上。”过后又把责任推到采访者身上:“她假借‘聊天’之名,问一堆早被问烂的问题,又把我表示不耐(烦)的话妄加解释,才变成现在这样。”

  韩寒的反应是选择到李戡的微博后面回帖发评论。他对李戡说:“不管什么场合,说了便说了,我完全无所(谓)。只是我觉得一个真诚的文人,不该台上台下两套评价标准,也不该耍小聪明,搬弄文字威胁记者……愿你在大陆一切顺利。”

  李勘接下来还有若干解释、说明、郁闷、委屈的言辞,并无新意,就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了。

  李勘与韩寒的梁子应当是打陈文茜上月数落韩寒“没文化”就结上了的。有些“寒粉”认为陈文茜借踩韩寒暗抬李勘,这诛心之说自然只能见仁见智地看待。不过以李敖的一世高标,抑或以陈文茜的声名,为了一个孺子就设这下三滥的套儿,可信度不高——下意识里或许有,主观上大约不至于。

  李勘的话不错:以“李敖之子”的世家出身,原不必与韩寒互较短长。韩寒说得也没错:“韩寒算老几?连大学都考不上”的话,说了也便说了。大学没上是事实,能算老几?“排名尽处是孙山,韩寒更在孙山外。”不仅李勘说得,上了大学的都说得。但自己说了的话一经媒体报道就恼羞交集,端不住架势,甚至把责任往媒体身上推,委实不够老练——毕竟他自己也承认,那些话,毕竟还是他亲口说的,只不过话语环境有些模糊而已。看来,“龙生龙、凤生凤”的血统论,不是什么地方都能验证的。

  但我所看重的还不是李勘与韩寒的口水官司,而是他在接受采访(相关媒体说有录音)时的一些说法。比如说:“北大在以前是第一名,现在也是第一名,即使是整个大环境变了,我相信北大依然是最强最好的。而且以学生的水平来说,我相信北大学生也是超过台大的。所以我相信整体来说还是好的。”这种评价,在急欲反思的大陆教育界听来,大概会是哭笑不得吧。而“以前是……现在是……即使……依然是”的逻辑推理,即使不是闻所未闻,也只能在一些官样到不能再官样的文章里看到了。

  李勘认为大陆的很多人“觉得我把大陆想象得太美好了,但是同时他们也一样把台湾想象得太好了。很多大陆人以为台湾民主多自由,那是他们搞错搞混了,他们是先觉得大陆不好,才会觉得台湾多好多好。”这种说法倒未必不属实,问题是这话从李勘的嘴里说出来。他对大陆了解多少呢?在被问及“除了2005年陪你父亲来大陆之外,你在考上北大之前,还有去过大陆吗?”时,他说:“有啊!我和我妈妈一起去过。我们去过苏州、上海和北京。我也希望利用一些机会,我能到内陆地方。比如我很想去壶口瀑布或者是到河西走廊看看”。一个“和妈妈”去过“苏州、上海和北京”的孩子,一个没读过大陆知识分子博客的孩子(也就是基本没有什么了解),一个没听过袁腾飞,只知道台湾的历史教科书“根本就像是日本人写的”,认为“大陆的历史教科书即使有错误也只是近代史之后有错误吧”的孩子,就可以这样来教育大陆如斯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了。

  这次引起轩然大波的访谈记者陈婉容,采访过很多台湾的社会名角。我和她颇有一些工作上的交往,确信她是个对工作极其认真负责的人。她当初怀着父辈的一腔乡愁、一番热忱回到大陆读书,甚至准备留下来。从读书到毕业,感慨良多,苦涩良多,最终带着心伤离开。这也是她愿以“过来人”的身份试图与李勘交流的缘由所在。这里倒不是想为她开脱、辩护,只是想说明,李勘的想法以后,也未必没有变化的。

  这一次与韩寒的小风波,或许能让李勘明白一件事,即“功夫原本在书外”。“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亦文章”,很多事情,是不能靠读书完全得到的,比如韩寒之于灾区灾民的贡献,比如大陆同胞内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悲于何地、喜自何方。“天下第一”的北大,也不见得能教会这些。

  李勘毕竟比韩寒小了许多,“一时瑜亮”的景致,还早得很。自诩“五百年来第一人”的李敖“生子当如何颜色?”在我看来,“韩寒算老几”的问题不好回答,但眼下的李勘,不仅较乃父当年远远不如,与其精干刚烈的姐姐也颇有不及。用传说中评价的话:还是“一个娃娃。”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